新聞中心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專家觀點

安全生產“零事故、零傷害”只是一個噱頭?我們要大聲說不!

發布時間:2018-11-29 09:36:48    編輯:

 “零事故、零傷害”在安全生產領域被提出已久,在行業內也存在“正反”兩派對立的意見:有人認為“雙零”理念只是一個噱頭而已,壓根就不可能實現;也有人認為“沒有管不好的安全,只有不到位的管理”。

 

那么,真相到底是怎樣的呢?

 

要想徹底弄清到底孰對孰錯,需要先弄清幾個安全管理中的基本概念、邏輯關系和安全生產管理現狀。

 

 

這就要我們必須理解①什么是安全②導致不安全的因素有哪些。

 

安全的含義歸納起來有兩點:一是沒有事故的狀態;二是沒有不可接受的事故發生風險的狀態從管理的需要來看,管理者需要掌握的肯定是第二點(因為第一點是“事后”),即發生事故的風險有多大(分為發生事故的幾率有多大和發生事故的后果有多大),這才是評判是否安全的關鍵。

 

那么導致不安全的因素歸納起來是四點:一是人的不安全行為;二是物的不安全狀態;三是管理不善;四是環境不良筆者在從事安全管理工作時,曾多次對生產現場存在的這四條會導致不安全的因素進行深度剖析,最后會發現 “物的不安全狀態”、“管理不善”和“環境不良”多數都是因為“人的不安全行為”所致。比如電動機地腳螺栓松動這一“物的不安全狀態”就是隱患發現不及時或者隱患發現以后整改不及時所帶來的,那么“隱患發現不及時或者隱患發現以后整改不及時”就是安全職責履行不到位即“人的不安全行為”。

 

Heinrich(海因里希)總結的數據顯示:人的不安全行為引起88%的安全生產事故;

National Safety Council(美國安全理事會)總結的數據顯示:人的不安全行為引起了90%的事故;

DuPont(杜邦集團)總結的數據顯示:人的不安全行為引起了96%的事故。

 這些數據充分顯示“人的不安全行為”在安全管理工作中的重要性。如果能把人的安全行為徹底管理好,讓每個人都能按照安全生產責任制落實好自己的安全管理責任,履行好自己的安全生產職責,那么“人的不安全行為”將徹底杜絕,從而又杜絕了絕大部分因為“人的不安全行為”導致的“物的不安全狀態”、“管理不善”和“環境不良”,發生事故的風險將會大大降低(不是零風險,“零風險”是一種悖論),也許就可達到組織可接受的風險范圍,那么也就實現了生產安全。

其實,每一個組織承受風險的能力不盡相同,對風險的可接受程度也是不一樣的

比如《小馬過河》的故事,前面的河流是一危險源,其對黃牛來說就是可接受風險,其對松鼠來說就是不可接受風險;再比如在國內“歇工3天及以上的傷害”叫事故,而在美國“歇工1天的傷害”即是事故。那么一個組織要想實現安全生產零事故,就是根據自己可以接受的風險程度,對人的行為管控發條的緊張程度進行自我調整,適度即可。

但如何能將所有生產一線“人的不安全行為”管住、管好,可能是令所有安全管理者最頭痛的難題。生產管理者可以通過嚴謹的程序實現生產線的自動控制,經營管理者可以通過各類報表實現經營數據的管理,那么安環管理者要想徹底管住一個人的不安全行為和下一級組織的安全履職情況,僅靠日常巡查應該很難實現。這也就在行業內形成了一旦發生事故“安環部就是背鍋俠”的行業規則。

筆者本人在原來的安全管理工作中也曾受過處分,其中至今記憶猶新的處分條款就是“未嚴格履行對維修作業監督、協調、指導工作職責,對員工執行安全操作規程和規章制度的督促、檢查不力,未嚴格落實安全生產教育培訓、隱患排查治理的責任和措施,對事故發生負管理責任”。

試想,一個生產型企業,設備設施成千上萬,作業活動千差萬別,一線員工不計其數,文化水平參差不齊,僅靠安環部日常安全巡查實現“嚴格履行對維修作業監督、協調、指導工作職責,對員工執行安全操作規程和規章制度的督促、檢查到位”實屬不易。所以筆者本人一直認為,企業安環部對安全管理工作不是主體責任而應是主導責任,安全事故背后并不一定是安全管理的問題,安環部應該是主導安全生產責任制的分解和落實,即安環部應該根據組織的安全生產目標設置好管控發條的緊張程度即可。

其實我國各種法律法規及規章制度均明確指出管生產的要管安全、管經營的要管安全、管設備的更要管安全…可見全員參與、部門聯動的安全管理理念已經被認可。風險分級管控與隱患排查治理這種關口前移、重心下移的雙重預控機制也被習總書記在2016年正式提出,目前全國各地對“雙重預控機制”落實的轟轟烈烈,也充分證明了安全管理不是安環部一個部門的事,而是需要分解、分級、全員參與的

雙重預控機制第一個體系:其目的是解決危險源發展成隱患的這個環節,只要把各類管控措施管理到位,理論上就沒有了隱患,那么“隱患不除,事故難無”這一難點就解決了,可謂“關口前移”,即使個別企業提出了“視隱患如事故”,那么也算實現了安全“零事故”目標。

雙重預防機制的第二個體系:其目的是解決隱患發展成事故的這個環節,可謂是“第二道防線”即雙重預控。而之所以要把管控責任進行層層“分級”,其目的就是要解決安全生產責任制的分解問題,也就是“重心下移”,僅靠安環部的工作人員日常巡查是無法做到全員、全天候、全過程管控的,所以要把風險管控的責任層層分解下去,這樣一來,對人的“不安全行為”的管控主體大大增加,安全管理的最大難控之點就明顯可控了,可見這是風險管理的一大進步,更是安環部擺脫“背鍋俠”命運的一大契機,最重要的是看似可以徹底實現安全生產“零事故”了。

通過雙重預控機制建設,企業安環部可以主導全公司技術人員(甚至聘請第三方服務機構)完成全公司危險源辨識,并通過LS、LEC等各類評價方法對設備設施、作業活動等各類風險值進行精確計算,也對各類風險點制定了嚴謹的管控措施,現場張貼了各類警示標志,最令安環部興奮的是根據自己企業的組織架構和安全生產責任制將不同級別的風險管控責任分解到了各部門、各車間、各班組甚至各崗位,安環部較之以前需要對所有班組甚至崗位進行日常巡查來說,可以說基本上可做“甩手掌柜”。

但筆者近期通過調研各類企業安環部后發現實際情況并非如此。通過雙重預控機制建設,各類體系文件形成了一大堆,雖然文件制度上將安全生產責任制和風險管控責任分解到了各部門、各車間、各班組、各崗位,但是如何確保各部門、各車間、各班組、各崗位能按分級管控責任進行落實成為了安環部主導本項工作的重點和難點。試想如果各級管理人員分級管控責任沒有落實或者說落實不好,那就等于安環部徹底沒有主導起來本機制的運行,讓雙重預控體系再次重演了“體系與管理兩層皮”的悲劇,最主要的是安全生產“零事故”又成為了遙遠的夢想。

通過以上分析不難發現,安全生產“零事故”的目標到底是可望不可及的夢想還是可以通過管理能達到的現實雙重預控機制確實可以起到關鍵作用,但其核心不在于體系文件的制定和建設,而在于整個機制的常態化運行一個機制能否常態化運行,不在于安環部自身的日常巡查,而在于怎么發動各級管理人員對分級管控責任的層層落實,歸根結底就是如何對有分級管控責任的各級管理人員的履職行為進行管控。

所以說,“零事故、零傷害”絕非只是一個噱頭,而是我們每一個“安全人”都要全力實現的現實目標。

 

鑫安利集團2017年在原國家總局承擔了兩項安全生產重大事故防治關鍵技術科研項目,其中《智慧安全示范園區建設研究》項目中特針對各級擁有分級管控責任的管理人員的履職行為管控進行了研究和設計,即“風險分級管控與隱患排查治理雙重預防機制信息化運行系統”

系統立足“雙體系建設實際,通過將一個組織的安全生產責任制層層分解,對全部風險點明確分級管控主體和責任通過系統自動落實各級管控責任人主體責任,真正實現部門聯動、全員參與、關口前移、重心下移,確保把安全風險管控挺在隱患前面,把隱患排查治理挺在事故前面,從而實現安全生產“零事故”的終極目標。

詳情請戳視頻

↓↓↓